KING OF SHIT

LUCY

Tinúviel:

很多人都不是用眼睛看电影,而是用豆瓣、微博、IMDB看电影,别人叫好就叫好,别人说烂就说烂,每部电影适应的人群不一样,每人兴趣方向不一样,俗话来说就是get到的点不同,不必拘泥于影评。对于超体,可以看看豆瓣上的评价都是怎样的,有的人就好像是看武侠片还要分析轻功飞起来科不科学一样可笑,至今为止还有人把LUCY称为“快速进化的强大英雄复仇黑帮”,就知道影评是怎样一种“见仁见智”的东西了。

LUCY不是一个复仇的故事,不是一个表现女主开挂的爽片,更不是堆砌毫无逻辑的科幻元素的黑帮片。你可以认为它是吕克贝松表达宇宙观的一部作品。从大脑用率超过20%就不再是复仇,她不需要这个概念,复仇是属于人性范畴的情感。知识凌驾于人性之上,知识是开发神性的条件。神性是什么模样的没有人可以解释,只可以大概理解它的存在,不可能体会它,因为我们都是以人性为基础在作思考,没有人能凌驾于空间和时间之上,没有人能拥有高出大脑维度的知识水平。

有人说,结尾极度混乱,没有逻辑。可以确定的说,前面的一切都只是为“混乱”的结尾服务,它非常有序的告诉你LUCY如何驾驭自己、驾驭他人、驾驭他物、驾驭空间、驾驭时间,最后驾驭维度。前面的逻辑不重要,导演甚至都不care,一切打斗爆炸炫目的场面也只是为了套住普通观众、套住票房的幌子。他用自己的风格,讲了一个阿西莫夫的故事,《最后的问题》中一遍一遍回荡的问题:“如何逆转宇宙的熵?”“数据仍然不足,无法回答。”AC们一直没有收集完整的数据,没有完整的知识,直到世界末日,AC包涵了曾经宇宙的一切,AC说“要有光!”而吕克贝松用简单易懂的适合给人类观看的视听语言给人类讲了AC不断收集宇宙数据的故事,LUCY不是什么人类女英雄,她是“神”,她回到世界上第一个LUCY喝水的河滩,谱了一曲微缩版的埃努大乐章,人类历史长河自此由她的乐章展现。

而当时的LUCY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去做这一件事,人类对她来说都不再重要,她仅存的人性让她做了这件事,或完全是出于兴趣,不得而知。当你看遍了时间长河,宇宙始末,文明兴衰,你不再是亿万上升下降起伏波浪的一环,你可以看到上下起伏的整个波浪线的时候,你还会在乎其中某一小段的弧度吗?我们活在其中,只经历那一小段,经历上升,或者经历下降,所以我们在乎,但LUCY不在乎,主不在乎。“我需要一块二向箔,清理用。”歌者文明在乎过地球吗?人类在乎过细菌的生死吗?杀死一个细菌是没有人性的行为吗?这就是为什么知识凌驾于人性之上,这就是为什么银河系人类不再是人类,这就是为什么黑暗森林法则如此顺理成章,宇宙就是这么黑的地方,黑暗孕育了一切,当数学规律、维度跌落被用作武器随意改变,只有时间证明了一切的存在。

认识并切身体会到这一切的LUCY还能做出这样的选择,只是地球上渺小人类抱有的渺小希望而已,毕竟这是一部由人类拍摄的作品,如果它真的发生了,你无法预料人类的未来是怎样的。不要以为无神论者就是信奉科学的,把LUCY比作佛学片、神棍片都是很不“科学”的。科学的真相不一定“无神”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27 )
  1. 阿杜杜杜杜杜Random.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Random. | Powered by LOFTER